彙整

Archive for 2013 年 03 月

西餐料理教室第二課:殺雞

2013/03/21 發表留言

自從老師宣布了「殺雞」這個課題之後,

我本人整週都陷入天人交戰的狀態!

像我這種手無縛「雞」之力的城市職業女性(我明明是個鄉下人,哈哈!),

要怎麼進行這種工作呢?人生最討厭碰的就是羽毛,連摸都不想摸,更何況要抓住雞,

想著想著實在害怕到不能自己~~

甚至用聖嚴法師:「面對它、接受它、處理它、放下它!」的名言不斷洗腦,

還是無法克服心理障礙,於是還是選擇了「逃避」,

以遲到半小時的方式閃躲這樣的課題。

 

到的時候,有點鬆了一口氣,原來不是從一隻活雞開始殺,而是「肢解」一隻2公斤重的全雞。

PR1212180002_main

但是幸也是不幸,雞可是好好的擺在那裡,還沒開始殺呢?!

難度降低的殺雞,卻也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。

第一步是必須拿剪刀,剪斷它的脖子。

這裡最困難的點在於,你必須抓起「雞頭」,但…障礙在於,我不敢摸,更不敢抓雞頭跟雞脖子。

(真奇怪,我敢吃耶!不管是鴨頭、雞頭、鴨舌頭…我都敢吃,但為何偏偏不敢摸?!)

凝視良久,依舊鼓不起勇氣。

最後,我還是選擇了「逃避」,由組員代勞剪頭,我衷心在心理謝謝她~

沒有頭之後,我才開始鼓起勇氣,肢解這隻全雞。

 

「肢解」雞的其中一個重點在於,要摸到關節(尤其是翅膀跟大腿處),先把關節撥開,然後一刀下去「碰」!俐落的輾斷。

現場開始了碰碰碰的聲音。

我拿著菜刀,又茫然的看著這隻雞,實在不知道從何下手~

果然,老師又看出了我的無奈,再度前來進行貼身指導。

在歷經了胡亂斬、雞肉噴的到處都是、與雞皮都快要脫落的狀況下,我分解好了人生的第一隻雞。

左邊漂漂亮亮的是老師切的,右邊看起來有點噁心,有的皮肉已然分離,或缺一大塊皮不見就是我的作品。

但我自認已經「傾盡全力」,能夠切成這樣,真的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。

6 照片1 006

 

因為自從上次下課後,我默默的在心理降低了自我要求。

從小到大,我對自己的要求是,要在班上保持「中上」水準,不用第一名,但也不能是後段班,

但上一堂課之後,挫折和沮喪,讓我明白現實的困難,

不只直接放棄了考執照的目標,也深刻的明白,「中上」水準,是一種奢望,

身為本班的「特教資源生」,

自我要求已降為,只要能乖乖的按照老師說的「做完」,不論成果如何,就算及格!

 

沒想到透過作菜,體會到成績不好學生心中的悲哀,

但幸運的是,幸好得到老師與同學的全力幫助,也沒有受到「歧視」,每一個步驟,都認真教我,

不然,一定會走上歧路,比如在雞上面潑熱油,或砸毀鍋子之類…

 

5

當然這週我也在一旁,默默練習了切蔬菜。雖然仍大小不一,但至少已經都保持「同一形狀」了!

上週的橄欖型,我決定放棄,再怎麼練習也切不出那個樣子,劣等生已不想勉強自己,做不來,就算了。

 

接著,還要把雞肉「剁成泥」以熬煮高湯,各位,不是用絞肉機,是必須拿著「雙刀」來剁,

其實,我真的好想哭啊~~(為何不能直接買絞肉就好ㄌ呢?!)飛濺的肉末把環境弄得髒兮兮,

而且,手真的很酸啊~~~很酸啊~~~

那一刻,我有種「雞姐」上身的無奈感~

回想起報名的初衷,無非是想穿得美美的,在高級乾淨優雅的廚房中,

做一些簡單容易,輕鬆上手,不會弄髒身體的料理…

我從來沒想過我要以「廚師」為職業啊?!

 

「世事難料」或許就是在形容我當下無奈的心境吧!

13-120R01G942137 myphoto

↑示意圖

 

照片1 007 照片1 002 9

歷經毫無休息,不斷切切洗洗、煎煎煮煮,長達4個半小時後的努力,做出了「雞骨高湯」與「迷迭香烤雞」。

做完的那一刻,早已累到已經吃不下去。

事實上,那時我已「精疲力竭」,更感覺不到任何「做菜的樂趣」。

當天午餐,只吃了一根雞腿,喝了幾口湯,

這種食量?跟平常的我,實在是天差地遠呀!!!!

 

我把大部分外帶回家的東西都送去給了我的好友,事後他說:「我覺得還不錯啊~」

但,那過程的辛苦,很難以筆墨來形容。

而我終於明白,料理真的是一個我此生無法深入與熱愛的領域,

但從今以後,我會對桌上每一道菜抱持著謙卑與尊敬,會作菜的人,真的太厲害了,

容我透過本文向各位獻上崇高的敬意!

 

也容許我在此向上天禱告,賜一個愛煮菜的男人給我吧!

我會把廚房獻給它,儘量不踏進去,那裡將會是他專屬的「聖地」,我發誓絕不會與他爭奪作菜的權利。

廣告
分類:未分類

西餐料理教室第一課:殺魚

2013/03/18 發表留言

最近報名了西餐檢定料理教室。

原因很簡單,一直以來,受到了三位男性的刺激。

第一個男人說:「做菜是一種舒壓的方式!」媽啊?舒壓?我一直覺得做菜壓力好大!

第二個男人邊做菜邊問我:「難道你不喜歡做菜嗎?」我誠實的回答「真的不那麼喜歡!有人做好給我吃才是我最喜歡的。」

第三個男人常常傳來自己做的菜色照片給我,問我看起來是不是很好吃!

天啊!雖然我早就知道這世界變了,但沒想到變得這麼厲害!

刺激了心理那種莫名其妙的挑戰慾。因為做菜就是我最弱最弱的地方,

既沒天份、也沒興趣、更沒耐心,手忙腳亂的個性更是那麼的不適合!

但莫名奇妙就是想學。然後就報名了!

並在開課前三天,因為切柳橙而在手上畫了一個血流如注的傷口,負傷前往學習,

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很了不起!

7

 

【第一週】

第一堂就是個令人驚慌的開始。

這班共有約10人,要上連續18週,每次五小時,星期日早上八點半到一點,學習大約60道菜。

但是,其中約有8個人(什麼約,就是很明確)都已經考到中餐的廚師證照,另一名則是廚房料理老手。

而我,就是這個高手如雲班上的一顆老鼠屎!

到了才發現,這課程的難度真的很高,是要訓練一位「專業廚師」,還要「考到證照」的料理教室。

而我選擇西餐的原因,卻只是以為西餐好像比中餐簡單…(我真的是有墊了自己的斤兩才報名的)

老師與同學應該覺得,這個傻瓜幹嘛來這裡報名?

但來都來了,逃跑也來不及。只好硬著頭皮做了!

 

第一堂最重要的課題就是「殺魚」,要把活繃亂跳的魚殺成正正常常的一塊魚排。

這真是令我驚慌失措,在長久的人生裡,從來沒有做過刮除魚鱗、去除內臟、魚鰓、還要把魚骨肉分離。

「這不是去買菜時,魚販都會處理好嗎?」千里馬上舉手發問。

「但考試就是要從殺魚開始!」老師說。「而且廚師也要會殺魚!」

這兩句話,一直迴盪在我的腦海裡,考試、廚師?我來到的,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呢?

 

當同學們都俐落的處理時,千里口中能出現的言語只有:

「天啊!我不會!」「好可怕好可怕!」「救命啊~」這樣沒有用的詞彙。

老師和同學,馬上發現了我的無能,

也深知不到我身邊來貼身指導是不行的,就這樣,我在雙重監督下,

從一開始連要抓魚頭魚尾都不知道的程度下,

並經歷魚鱗四處亂飛、勇敢的用手抓出那些噁心的內臟、還有俐落的用剪刀剪掉魚鰓等過程,

殺好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條廬魚(真的很大,老師說是2公斤的size,有多可怕啊!)。

照片1 003

 

但困難的事接踵而來,我的手工藝是那樣的不好,卻奉命要切出橄欖型的紅蘿蔔!

若我能切好,那當然是有鬼的,即使老師親切的個別為我示範(當然,因為我本人完全跟不上課程教的,聽不懂就是聽不懂),

所以就切出了這樣的東西。

左邊是老師切的,右邊是我的。真的非常沒有橄欖的樣子呢?哈哈!

照片1 004

當然以我這種程度,重要的過程都交給同學,即使同學要我練習,我也很害怕,

(我只會用高級鍋子,做點簡單的東西呀)

因為這裡是專業廚房,其實鍋很燙、烤箱也很燙,煎魚的油噴來噴去,而我穿得漂漂亮亮,

只能東躲西閃,在旁邊洗碗假裝有在幫忙!

照片1 006 照片1 005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下課後,說不沮喪是騙人的,身為班上的最後一名,真的是太想打退堂鼓了!

同學想必看出了我的憂慮,默默的安慰我:「你就當來玩的好了!」

直到老師宣布下週的課題是:「殺雞」。

那時我的表情,恐怕嚇得臉色都要發白了…

恐慌到連老師都看得出來,畢竟殺雞?我連雞蛋都打不好…怎麼可能做這種事呢?

由於怕我退訓,老師馬上說:「下週我跟你一組好了!」

謝謝老師的仁慈與善解人意。

 

但身心俱疲的第一堂結束後,我還是一直思考著,下週真的還要再來嗎?

唉……

分類:未分類